<listing id="bt3tn"></listing><sub id="bt3tn"></sub>

    <b id="bt3tn"><var id="bt3tn"><font id="bt3tn"></font></var></b>
    <font id="bt3tn"></font>

          <dfn id="bt3tn"><dl id="bt3tn"></dl></dfn>

            ENGLISH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關注

            【中國經濟導報】唐葆君教授:新能源汽車碳配額制短期尚不能替代補貼

              正當人們擔憂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后產業高速發展難持續之時,日前,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新能源汽車碳配額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管理辦法》),該政策所傳達出的積極信號或將打消公眾顧慮。

              不過,對于這一新政策當中的很多細節,社會各界還存有很多疑惑待解,為此,中國經濟導報記者專門對新能源汽車領域資深專家、北京理工大學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唐葆君進行了專訪。對于《管理辦法》,唐葆君給予較高評價,但她同時強調,該鼓勵政策實施不可急功近利,對于配額的確認、核算和清繳,以及參與主體企業的審查和評定,都應該更加明確。
              

            碳配額有望引導新能源汽車產業“彎道超車”

             

              中國經濟導報: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出臺《新能源汽車碳配額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您對此《管理辦法》有何評價?
              唐葆君:這是抓住新一代汽車產業發展的“彎道超車”歷史機遇的一次有益實踐。
              受資源約束、價格上漲和環境保護等因素影響,高排放、低能效的汽油柴油車已顯頹勢,低排放、高能效汽車是新一代汽車工業的發展方向,汽車產業競爭格局面臨重新洗牌。在新能源汽車的技術研發和商業化方面,我國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不像在傳統內燃機技術領域上那么大。汽車碳配制度將市場創新和政府支持結合在一起,有利于引導和推動汽車產業加快轉型升級步伐,支持我國在新一輪汽車工業革命中,爭取“彎道超車”機會。美國電動汽車企業特斯拉在加州積分制度支持下脫穎而出的經驗,對我國有很大的啟示意義。
              中國經濟導報: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新能源汽車碳配額制度能否順利取代補貼制?
              唐葆君:短時間內尚未能夠全面替代,但在中長期有望實現。就我國而言,目前我國主要通過中央、地方兩級補貼的方式保證新能源汽車的價格優勢,保障車企利益,維護生產的積極性。碳配額制度建立起來后,雖然短時期并不能完全替代補貼制度,但是從中長期的發展而言,政府可以省去相關的節能環保補貼資金,以市場手段達到節能減排的目標,促進產業升級?!?/p>

              中國經濟導報:該《管理辦法》具體會對新能源汽車市場產生怎樣的影響?

              唐葆君:對于汽車生產企業而言,從制度和市場兩個方面,形成合力,以推進車企注重產品的綠色清潔和節能環保,有利于我國新能源汽車產品技術的創新和發展。此外,還能確保傳統車企的產品系列升級轉型,穩定新能源車的產銷比例。例如,從美國的經驗來看,特斯拉一部分利潤就是通過向本田、通用、福特等傳統汽車企業出售積分來獲得。對于傳統汽車企業來說,購買積分的成本非常低,而對于特斯拉這樣的創新型企業,這部分利潤非常重要。

             

            新政實施不可急于求成

             

              中國經濟導報:您認為該《管理辦法》在具體的實施過程中會遇到哪些問題和困難?該如何解決?

              唐葆君:相較國外電動汽車發展,我國電動汽車起步晚、發展快,但在某些技術上還處于劣勢。因此,在放開政府手段,建立市場機制的過程中,應注重對本土電動車企的政策保護,否則很容易重現本土燃油汽車被驅離市場的慘劇,導致我國以電動汽車實現在未來汽車產業發展中“彎道超車”的構想失敗。

              此外,根據《管理辦法》,新能源汽車碳配額將通過明年啟動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進行交易。就我國目前的碳排放權交易而言,自2013年起,已有7個試點碳市場陸續啟動運行。但目前來看,試點碳市場的價格都比較低迷。

              我國整個新能源汽車市場尚處于發展初期,雖然已經取得了一些成果,近幾年在市場規模上也逐步擴大,但是許多政策和相關匹配的硬件軟件尚未成熟。此次碳配額管理辦法,是對新能源汽車市場規范化和健康化發展的有益嘗試,但也不可急于求成、急功近利。

              雖然借鑒了美國加州的零排放汽車(ZEV)法案,但是由于中國并沒有相關的法律基礎,所以不能完全照搬照抄美國的經驗。所以在辦法的實施過程中,對于配額的確認、核算和清繳,以及參與主體企業的審查和評定,都應該更加明確、公開、透明。

              中國經濟導報:對于常規燃油汽車生產企業來說,一開始要購買碳配額肯定會造成企業的負擔,如何提高這些企業的積極性是大問題,對此,您有何想法?

              唐葆君:雖然短時間內,購買碳配額會給傳統汽車生產企業造成一定負擔,但是一旦配額交易的制度建立和運轉起來,能使其感到配額交易制度壓力,并將其轉化為轉型升級的動力;而對于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而言,通過積分交易獲得了資金,將有利于其加快零排放車輛技術的研究。

             

            統一的計分標準有待補位

             

              中國經濟導報:您認為這一政策還有何不足之處?您有何意見?
              唐葆君:一是要制定統一的計分制度標準。建議在全國統一開展配額分配制度,在體制、治理結構、運行機制和技術方面形成全國統一的標準,避免形成新的地方保護主義和市場分割問題。同時,全國統一的汽車碳配額分配標準要把在中國境內生產、銷售汽車的中外車企都平等納入汽車碳配額分配制度管理。
              二是要加大財政支持汽車產業轉型升級力度。實施汽車碳配額制度后,將配額罰款收入上繳中央財政,統籌使用。與此同時,調整財政資金使用方式,統籌使用專項資金,加大對新能源汽車相關技術研發和創新的支持力度,用市場化方式促進新能源汽車的國內初期市場發展,以引導和撬動社會資金的規?;度?,用市場化方式支持汽車產業轉型升級和新興產業發展。
              中國經濟導報:未來這一政策的實施前景如何?唐葆君:汽車碳配額分配制度作為政府強制推行的機制,通過推動汽車企業為減少汽車尾氣排放采取實際行動,從而控制有害氣體和碳排放總量。
              汽車碳配額分配制度不是著眼于提高燃油效率和燃油經濟性的、服務于傳統產業和產品改良的制度,而是把對尾氣排放的控制從汽車個體層面上升到產業層面的制度,可以引發產業變革和推動創新,引導車企提高零排放和低排放車的生產比重,降低傳統汽油車和柴油車比重,從根本上促進汽車尾氣減排,通過市場約束實現標本兼治。

             

            原文鏈接:http://www.ceh.com.cn/epaper/uniflows/html/2016/08/19/B05/B05_54.htm

            TOP 一比一棋牌